停讓當禮讓 人本交通還有長路

停讓當禮讓 人本交通還有長路

國一生的年紀還無法合法取得駕照資格,「帝王條款」畫作作者日常通勤方式,不外乎就是步行、父母接送或騎腳踏車,又或者是大衆運輸,他沒有駕駛機動載具的權利,所以他的意識形態,只能從身邊的父母、師長、同儕、媒體來建構,他在生活中的所見所聞,都會潛移默化影響他心目中的交通觀念。

也因此其畫作展現出來的是,行人專用號誌剩下三秒,行人慢慢走是當帝王,讓其他用路人不開心、不耐煩,行人不應在剩下三秒時慢慢走,應快步前進。是什麼樣的環境纔會塑造出這樣的想法?是社會和媒體還活在行人過馬路時要快快過,人車要互相尊重體諒的假平等之中。

三個月前我發起還路於民遊行,初衷就是盼望行人能夠奪回步行的尊嚴與快樂,因爲在臺灣走路時,行人是最低等的,基礎建設人行道只有四成,其中包含很多無實質意義的標線型人行道,被迫走在車道上時還得面臨各種險境,一年有近四百行人傷亡,但臺灣人好像溫水煮青蛙似地無感,政府也不願作出什麼實質改變,於是我和夥伴毅然發起遊行表達不滿與訴求。

遊行後政府纔有一系列的舉措,甚至日前三讀通過「道交基本法」,臺灣才正式開始推動交通安全的元年,把零死亡願景放進基本法中,雖然這一切比許多先進國家晚了數十年,但至少踏出第一步。

然而,車本轉人本的用路觀念改變非一蹴可幾,從國中生的畫和媒體、網友的討論中就可以看到,我們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。

「禮讓」一詞可以用來描述讓出博愛座給行動不便人士,這不是法律規定,而是出自於內心的道德觀念而想要禮讓,你也可以選擇不讓,這是你的自由。但「停讓」的意思就差多了,代表要完全停下來,讓行人先過馬路,才能夠繼續行駛。「停」、「禮」兩字展現出來的是不同的意識形態,一個是強制性的停下來,一個是禮貌的展現,這是完全不同的概念,也不能相互替換。

所以,當臺灣多數人還在用「禮讓行人」的時候,就代表社會價值觀還沒有完全的改善,理所當然國中生也會受到整體社會觀念的影響,筆者不覺得他有做錯什麼,他只是把社會的主流觀念畫出來罷了。

基因大时代

台股續創今年收盤新高 封關挑戰萬八成焦點

政见会》柯谈「社会安全网」:核心是执行力

農會自組防搶演練 汐止警協助演練狀況逼真

快改道!国1南下楠梓段大货车撞护栏「折甘蔗」回堵5km